关于土豆哥
一只文艺型码农
五万次快门
五万次快门

今天整理电脑上的照片,偶然发现自己已经拍过超过五万张作品了。准确地说,是50358张。

五万张作品,其实并不多。严格来说,这个数字算上了我在很小时候拿着一台佳能的入门级Cybershot拍着玩以及各种各样用手机拍出来的游客照。里面真正用心拍的严肃的摄影作品,算起来大概一万到两万张。

开始拍照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我几乎还不能记事起,就总是用家里的胶片傻瓜相机到处乱咔擦。那台机器到底是奥林巴斯还是柯达,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当时拍照的过程很简单,闭起一只眼往取景器里面看,然后按快门就完事了。这个时候,拍照对我来说只是一种记录生活的方式。照片好不好看?无所谓,能看出来照片拍得是谁以及在哪里拍的就够了。

2005年,我有了一台数码相机。是叔父送的,佳能的Cybershot A510。那是一台精巧的银白色机器,有很多的自动模式,还有一伸一缩能够变焦的镜头。对我来说,这算是个有意思的新玩具。这台相机让我有了更多拍照的动力,但是对我来说,拍照仍然只是一件纯粹“记录”性质的工作——就像写流水账日记一样。

开始对自己的作品产生审美上的诉求,是从2008年拿到大法家的DSC-H50开始。那是一台长焦机,不可换镜头,但是有着单反一般看上去比较“炫酷”的外观。一方面有些幼稚可笑,另一方面有些狂妄自大,此时的我竟常以“摄影师”自居。当然,彼时的幼稚和狂妄未尝不是好事——总以“摄影师”自居的我,总得拿出些看得过去的照片给同学看,也正是因此我对照片有了美观方面的追求。从那时起,我不再只用照片记流水账,而真正开始琢磨怎么样让摄影作品拍得更好看。

这台DSC-H50我用了很久,从2008年一直用到2017年初。我的五万张照片里,这台相机贡献了大半。但是直到此时,我还是不合格的——一直只用,也只会用自动模式,从来不去调整参数。九年的时间里,我只训练了构图的水平——尽管构图水平的提升也极其有限。这段时间的我,只能算是“水平并不高的业余摄影爱好者”。

真正开始严肃认真地练习摄影,是从2017年2月开始。那个学期我选了一门摄影课,也买了一台单反相机,尼康D7200。我开始认真地研究各种拍摄参数对摄影的影响,开始更加认真地构图,开始慢慢学习后期技巧。我要求自己只用手动模式,要求自己每次出去拍摄都带着全套镜头和滤镜。从那时起,我的作品水平才慢慢有了真真切切的提高,我才敢说自己玩的是“摄影”而不是“拍照片”。

单反买来到现在一年半,也是开始认真学摄影一年半,快门数也差不多两万了,我的收获可以说是难以想象的。所谓收获,绝不只是发朋友圈得到几个赞或是参加比赛得到什么奖,而是定格下美好的画面带来的成就感。更重要的是,我能真正沉到摄影这个圈子——这个圈子,让我学会正视自己,学会变得更加谦逊。现在我是绝不敢再自诩为“厉害的摄影师”了,充其量算是“摄影爱好者”。玩摄影玩得越多,接触到的真正的摄影师也越多,见识的好作品也就越多。这能使我更充分认识到自己作品的不足,从而更加努力地提升自己的水平。

五万次快门,真的一点也不多。我想,当我的快门数达到十万甚至五十万的时候回来看这篇文章,应该又会有不同的感受吧。

赞赏
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均为作者原创,采用 CC BY-NC-SA 3.0 Unported 协议进行许可。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CAPTCHAis initialing...

五万次快门
今天整理电脑上的照片,偶然发现自己已经拍过超过五万张作品了。准确地说,是50358张。 五万张作品,其实并不多。严格来说,这个数字算上了我在很小时候拿着一台佳能的入门级Cybershot拍…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8-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