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土豆哥
一只文艺型码农
乌镇水乡
乌镇水乡

黑瓦,白墙,墨香。老巷古宅,碧水垂杨。魅力所在,乌镇水乡。

水乡的称谓,确乎是不错的。似乎整个的乌镇,都是被小桥和流水环抱着的。我自生在江南,然而这般古朴如画的美景,却是不曾见过。若说这便是魅力美景之所在,完全是不为过的。

倘是让画家来描画此刻我眼前之所见,想必是怎样的费心也画不出来的。若真有人能画,便只需用墨黑、赭石与丹青便够了——处在乌镇,无论你是在怎样的视角,眼中能看到的总只有褐色的木头、白色的墙、淡绿的杨柳与同徽墨一般色彩的屋顶。似乎只消将这四种颜色轻轻往画布上那么一抹,那便可成了。然而,那简单的四色却又不是纯色,粗看一眼便可看出其中的交融并那渐变,慢慢地、一丝丝地融化在你眼里,养眼舒适却又复杂,令人难以琢磨。恐怕道行再深的老画家,在这里却也是提不起笔的吧。而或许这,便是其美景的魅力了。

不只是画家,建筑师在此怕也是没有用武之地的。这里上百年的民居比比皆是,而又无一不是建筑艺术之精华。踱于青砖石铺就的窄巷,两边深褐色的木门和立柱顶着高低参差却并不显凌乱唐突的屋檐,遮掩了阳光。却又遮得恰到好处——绝不至于令窄巷显得阴暗,也不令正午毒辣的太阳对你有一丝的烦扰。石砖连同墙根都爬满了青苔,然而青苔在这里出现是定然不会妨碍你的,反倒是一种教人赏心悦目的点缀。如若是整体扫上那么一眼,你便会惊诧于美妙的线条。在直来直去的方正之间,隐约透着平滑的曲线,兼具庄重与柔美,显出刚柔并济之神韵。不管是多么资深的建筑学家,都是没有资格对这里评论的。这种卓越,不可否认是独具魅力的。

文人墨客来到这里,也只能自叹才疏学浅。想来必是有不少墨迹在此遗留的罢——然而却又都散了,只化作墨汁一般黑的瓦和宣纸一般白的墙。不过纵是有,也是几乎无异于无的。因为这里每一个角落的美,都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这种美高贵典雅却又不显矫揉造作,朴实自然却又不显庸俗陈旧。面对这种饱含自然脱俗的气质的美,再华丽的文字也会显得枯燥单调。便是将形容他处的千古名篇拿将来,也只得黯然失色“小桥流水人家”失了这建筑的精致,“灯火阑珊处”输了这水乡的宁静,“红光覆碧水”又缺了这古村的意境。即使有再深厚的文学水平,也只能略写出其大致。而以我的拙笔更是不敢大意,唯恐玷污了这美景之魅力。

离了乌镇,心底总生出怅然之感,却又有一种心满意足。这片宁静而古老的美的胜地——或许用圣地更为准确些——依然睡在远离尘嚣的崇山峻岭之间,与世外桃源一般,宁静,安详。很难说乌镇之行给了我什么,然而总感觉脑海里多了一种说无法言说的东西——或许是感悟,或许是感觉,或许是感情。这,或许就是魅力之所在罢。

赞赏
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均为作者原创,采用 CC BY-NC-SA 3.0 Unported 协议进行许可。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CAPTCHAis initialing...

乌镇水乡
黑瓦,白墙,墨香。老巷古宅,碧水垂杨。魅力所在,乌镇水乡。 水乡的称谓,确乎是不错的。似乎整个的乌镇,都是被小桥和流水环抱着的。我自生在江南,然而这般古朴如画的美景,却是不…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8-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