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土豆哥
一只文艺型码农
《公为津门南开》剧本
《公为津门南开》剧本

第一幕

 

场景:严府

道具:太师椅两把

登场人物:张伯苓 严范孙 门童

 

【旁白】渤海之滨,白河之津,巍巍我南开精神。在南开校史上,有这样一段传奇,跨越世纪还被人频频提起;有这样一个人,时隔百载仍被我们深深追怀。张伯苓的故事,要从1898年开始讲起。这一年,提倡新学的教育家严范孙因为戊戌变法的失败从贵州学政任上愤然离职,返回天津兴建严氏家馆。经人举荐,严范孙认识了年轻后生张伯苓。

 

(严府门外。张伯苓敲门。)

门童:(开门)先生有何贵干?

张伯苓:在下张寿春,应严范孙先生之邀恭临府上。

门童:啊,原来是张伯苓先生!请先生随我来,我家老爷已等候先生多时。(引张伯苓见严范孙)

严范孙:(起身)先生总算来了。

张伯苓:(拱手)方才路上耽搁,我来迟了,严先生请不要怪罪。

严范孙:(摆手)不必这样。先生请坐。(张伯苓坐下,严范孙随后坐下)约定的时辰还未到呢,只是我严某人切望先生驾临啊。

张伯苓:不敢当!在下早已听闻严先生大名,今日有幸相会。但我一介无名之徒,才学难望先生项背,不知先生约我来府上有何贵干?

严范孙:张先生过谦了。我从朋友那里听闻,张先生早年受业于水师学堂,西学造诣颇深。

张伯苓:先生高看了。我只是学过些洋文,略通点算理罢了,怎么经得起先生抬举。

严范孙:张先生还是在谦虚。我严某人不爱客套,便直说了。严氏家馆现时人才奇缺,希望先生能来助我一臂之力。

张伯苓:(略恼怒)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我向来鄙视旧学,从不与混迹科举,跻身官场之徒为伍。我听说严先生虽出身翰林,但力倡新式教育,因此对先生敬重有加。没想到,先生也未能免俗,照样开家馆指望子弟中举做官。(渐转向愤怒)我张某人虽谈不上饱学之士,但受的是新式教育。我最看不起的便是只知道教学生念四书五经,不懂经世致用的塾师,(站起)家馆的职务,先生还是另请高明吧!(转身离开)

严范孙:(站起,急)先生留步!我和先生一样,对旧式教育也是深恶痛绝啊!

(张伯苓停下转身。)

严范孙:我虽然出身翰林,但也早受够了官场的乌烟瘴气。我为官十五年,没有一天不在和只想升官发财的自私之徒打交道。我当学政,想要革新贵州的教育,可是新政一天都没有实施就胎死腹中。旧学,已经救不了中国了。我知道先生有办西学救中国的志向,请先生来,就是想要先生在家馆教授西学,培养出能救中国的后辈。

张伯苓:严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恕我直言,只靠家馆教贵府后人学西学,还远不足以拯救中国;想要中国自立于列强压迫之下,必要更多国人乃至全体国人戮力同心,革除旧弊。

严范孙:先生误会了。(走向张伯苓)来,先生请坐,(拉张伯苓入座)待我与你细说。严氏家馆不只教授族里子弟,还对愿意学习西学之人敞开大门。我在贵州学政任上不能有所作为,但我可以从家馆开始,从这天津卫开始。张先生你也知道,现在列强都对中国虎视眈眈,中国有亡国之忧,凭你我之力难以救国。但只要几万万同胞和他们的后人都愿意出力,那中国就不会沦亡。让这几万万后人改变思想,为国出力,是你我可以办到的,也是我希望先生来执教的原因啊。

张伯苓:刚才误会严先生了,请先生原谅。我听说的果然没错,严先生与那些市侩官僚真是云泥有别。我虽愚钝,但与严先生的想法不谋而合。先生为唤醒国人开放家馆,在我看来,实是大义之举。(起身拱手)能为先生效犬马之劳,我张某人倍感荣幸。

严范孙:(起身拱手)张先生是饱学之士又是爱国之人,愿意为家馆效力,才是我的荣幸啊。我严某人愿同先生一道,致力教育,唤醒国人,救我中华,兴我中华。

【切光】

 

第二幕

 

场景:张伯苓宅

道具:太师椅两把

人物:张伯苓 梅贻琦

 

【旁白】因为革新教育、振兴中国的共同目标,张伯苓和严范孙走到了一起。从严氏家馆到私立敬业中学堂,再到南开中学堂,张伯苓和严范孙筚路褴褛,力开中国新式教育之先河。1909年,一个名叫梅贻琦的学生从南开中学堂毕业,考取庚子赔款公派生赴美留学。六年后,学成归来的梅贻琦在清华学校执教。当年假期,梅贻琦回到了天津看望恩师张伯苓。

 

梅贻琦:张校长,六年不见,您还是像当年一样精神。

张伯苓:再精神也比不上你们啊。我现在已经是中年了,你们可正是当有大作为的年纪呀。欸,去了美国之后,你学习了什么?

梅贻琦:我在伍斯特理工学院学的机电。

张伯苓:啊,那是西方很精妙的科学,你现在学成了,就对国家有大用啊。

梅贻琦:是,我记得当年在南开,您最常教导我们的一句话就是“教育不只是叫学生读书,课外的修养更重要,只是有‘能’,算不了什么,必须为‘公’”。您让我们要学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东西,学完之后要报效国家。

张伯苓:好啊,你还记得这句话,不愧是南开人。

梅贻琦:那是校长教导得好。

张伯苓:教导归教导,成才还是看你自己啊。

梅贻琦:学生谨记教诲。

张伯苓:欸,光记住这些话可不行,要有实际行动啊。怎么样?现在在做什么呀?

梅贻琦:我在北平的清华学校教物理教了半年了。

张伯苓:哦,教书!好工作。当年你在学校我就觉得你有些像年轻时候的我,现在果然和我一样来教书了。像你这样有大才的人都来教书,中国的教育就有希望了。中国的教育有希望,中国的将来也就有希望了。(欣慰状)

梅贻琦:(苦恼状)但是……校长……我打算回北平就辞职。

张伯苓:辞职(惊讶,转严厉)为什么?

梅贻琦:我对教书没有兴趣。我觉得我要到一个更适合自己的地方工作。

张伯苓:你才教了半年书就不愿意干了,怎么知道没有兴趣?青年人要能忍耐,回去教书!

梅贻琦:可是,我教给学生的东西比我在美国学到的东西简单许多,我觉得我的知识在那里发挥不出作用。

张伯苓:(激动)就是因为你要教的东西简单所以才要教!要是学生都像你那样会那么多东西,那还要你来教干什么?要是人人都会这些,那现在中国至于被外国人欺负得这么惨吗!

梅贻琦:校长,我……

张伯苓:(打断)你已经从南开毕业了,按理说我不该再管你的事了。但是你是我教出来的,我在你身上能看到我自己的影子。我知道你的才华绝不只是在中学校里讲物理,你可以做更大的事情。可是只有你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有用吗?你要去教学生,要让学生和你一样优秀甚至比你更优秀。你有能力也有志向去改变中国,这很好。但你要让你的学生都有这样的能力和志向,这样才能真正地让中国富强不受外辱。我总跟你们说要学习和培养能力都要为公,(手指敲桌子)这才是你在南开读了四年书应该记住的。

梅贻琦:(惭愧)校长,我……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动辞职的念头了。我一定要教出比我自己优秀的学生,让更多学生学会能够报国的知识。

张伯苓:(欣慰)月涵啊,我知道你是一个人才,我轻轻一点拨你就知道自己的使命了。这样才像南开人!

梅贻琦:谢谢校长!

张伯苓:(张伯苓起身)好了,假期也快要结束了吧?就别在这里耽误了,快回去做些准备,你还要接着教书呢。

梅贻琦:(起身,张伯苓扶梅贻琦肩膀)是,校长,我(停顿)我走了……

张伯苓:(微笑)走吧,记住我说的话。

梅贻琦:学生不敢忘记。

(梅贻琦从上场口下。下场前两人挥手告别。梅贻琦留恋状,张伯苓欣慰状。)

【切光】

 

【旁白】经过张伯苓开导,梅贻琦返回清华继续任教,并凭借自己的才华和努力一步步成长为清华校长。在此后的岁月中,梅贻琦在教育的沃土躬耕,励精图治,为清华的崛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第三幕

 

场景:张伯苓宅书房

道具:办公桌 沙发 椅子 电话 包裹 台灯

人物:张伯苓 严范孙 王淑贞

 

【旁白】1911年,辛亥革命前夕,清王朝的统治风雨飘摇,封建社会的积弊逐一显现。随着社会的动荡,一场席卷中国工商业的经济危机迅速蔓延。一家又一家商号陆续倒闭,南开获得的社会捐款越来越少。捉襟见肘的南开,又一次面临办学的寒冬。

 

(张伯苓坐办公桌前,忧愁扶额。王淑贞由下场口上。)

王淑贞:怎么了,寿春?你看上去心情不太好。还是学校的事?(在沙发坐下)

张伯苓:是啊。(抬头看王淑贞)原先给南开捐钱的商号不少都倒闭了,现在南开太缺钱了。(转头看窗外)快冬天了,天气也越来越冷了。(低头扶额,叹气)教室里面生火用的煤都快要用完了,再不想办法就只能停课了,(抬头看王淑贞)总不能让学生冻着上课啊。

王淑贞:不能去赊一些煤来吗?

张伯苓:(低头)之前已经赊过好几次了,人家看着我们日子不好过没急着要我们还;(抬头看王淑贞)但是人家商店也一样困难,不还清欠的钱我也不好再去开口问人家要了。

王淑贞:但是停课也没用啊,(张伯苓低头)一离开学校很多学生都没有地方去了。不少学生家里穷,学费都是你减免过才交得起,哪有离开天津回家的路费呢?(张伯苓点头)况且,现在停课不就等于是告诉别人南开不行了吗?怎么向学生的父母交代?

张伯苓:(叹气)我也不想停课啊。(抬头看王淑贞)淑贞啊,(站起,看向观众)每天我到学校去,看到学生们在教室里读书,看到他们认真的样子,我就觉得他们将来一定会成为这个国家的栋梁(转向王淑贞),我是打心底里高兴。(坐下,叹气,低头)但是我又好怕,南开的钱越来越少,我怕学校办不下去辜负了他们。(摇头,哭腔)不能把他们变成有用的人才,那就是我的罪过啊。

王淑贞:(站起)寿春,你不要这样说。(坐下)你办学校付出了多少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

张伯苓:(抬头向上看,哭腔)努力归努力,但这南开恐怕真的办不下去了。(摇头)

(电话铃响。张伯苓接电话。王淑贞坐回沙发。)

张伯苓:喂,我是张伯苓。

电话:张校长,我是电灯公司的。你们学校的电灯钱,已经拖了不少日子了。要是再不交,我们就只能停电了。

张伯苓:现在南开经费确实有些紧张,不能再宽限一些日子吗……

电话:张校长,不是我们不给您这个面子,但是发电烧煤得要煤钱,我们公司的人也得吃饭。现在做买卖的都不景气,再没钱,我们也没办法。

张伯苓:好,我尽量想办法。实在不行,我借些钱把电费交上。

(张伯苓挂电话。)

王淑贞:又是讨债的吗?

张伯苓:(点头)是啊。(叹气)电灯公司说,再不交钱就要停电。这下连电灯也没了,真的只能停课了。(低头)

王淑贞:(思考片刻)我想,我爹应该还有一点积蓄,我可以回趟娘家跟我爹说,帮南开过了这一关。

张伯苓:(猛抬头看向王淑贞)这怎么可以?你的哥哥和妹妹以后怎么办?

王淑贞:不用担心,我哥在公用局当差,能养活自己;妹妹最近订了婚,对方家境不错。(语速慢,深情)还有,你不记得了吗,我爹年轻时也做过塾师,他当年就想改变私塾的教育,培养真正有用的人才。让我嫁给你,就是看准了你能完成他的愿望。现在你碰到困难,他肯定也不希望你放弃,会愿意帮助你的。

张伯苓:(长叹一口气,后仰)淑贞啊,(坐直,转头看向王淑贞,点头)真的多亏有你啊。(低头,扶额,哭腔)当年我离开海军去严家家馆执教,身边人都反对,只有你站在我一边。(擦眼泪)这些年,一直是你在我觉得自己撑不住的时候劝我坚持下去。(停顿,看向王淑贞)但是这么多年,钱都花在了办学校上,(摇头)咱们家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跟着我,你受苦了。(擦眼泪)

王淑贞:寿春,别说这些了。不管你干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敲门声。王淑贞起身开门,严范孙自上场口上。)

王淑贞:啊,严先生。

严范孙:哦,张夫人。寿春在吗?

王淑贞:他在里屋。请随我来。(引严范孙上场)寿春,严先生来了。

张伯苓:(擦眼泪,起身)啊,范孙公。

王淑贞:(看张伯苓,起身)我去沏茶。(张伯苓点头,轻擦眼角。)

张伯苓:范孙公坐!

(严范孙在沙发坐下,张伯苓坐下。)

严范孙:寿春啊,出什么事了?

张伯苓:啊,没什么。

严范孙:学校钱不够用了?

张伯苓:(犹豫)嗯……

严范孙:不够用早跟我说嘛,要等我来问。

张伯苓:最近各地生意都不景气,范孙公的商号怕也缺钱,我不想再拖累您了。

严范孙:(略生气)这说的是什么话!(缓和,将信封递给张伯苓)我家在上海的商号倒闭了,这些是我卖了铺面得的钱。你拿去用。

张伯苓:范孙公,这可使不得……(拒绝收钱)

严范孙:(把钱强塞给张伯苓)把钱收下。寿春啊,你为了办学校,已经呕心沥血了。我已经一把年纪了,做不了别的,只能出钱来帮你。

张伯苓:可是您还有一大家人要养活,这钱给了我,您怎么办?

严范孙:不要紧。我在天津还有一家商号,现在还能维持下去。这生意总会有好起来的一天,到时候也不缺那点钱。只要学校有困难,你就马上来找我。你记住,这钱不光是给你的,也不光是给学校的,它是给中国的教育的,它是给中国的将来的。

张伯苓:范孙公……

严范孙:记得十五年前你来家馆教书,我就说过,要同你一道致力教育,救国兴国。现在我年纪越来越大,很多事情都感觉自己力不从心了。但是当年说过的话,我是没有忘的。你答应我,一定要把南开办好。

张伯苓:(站起鞠躬)范孙公,我张某人一定以育人、救国为我毕生所求,宁以身殉,不为利诱。中国不亡有先生在,中国不亡有我在!

【切光】

 

第四幕

 

场景: 南开大学操场

道具: 绳子

人物: 张伯苓 周恩来 李福景 学生若干

 

【旁白】中国不亡有我在!正是在这样的信念驱动下,张伯苓含辛茹苦,使得南开中学逐渐名满津门。看到毕业生一个又一个恋恋不舍地离开南开园,张伯苓萌生了为学生提供更高层次教育的想法。1919年,在张伯苓积极奔走筹款、严范孙率先出资垂范和各地有识之士的慷慨捐助下,南开学校大学部正式成立。

 

张伯苓:同学们,今天是南开大学成立的第一天。我作为校长,应该给同学们上这第一堂课。很多同学可能会问了,上课为什么要把大家带到教室外边儿。咱们这第一堂课啊,不上国文,不上算学,也不上外语。这堂课,咱们上体育。

(学生议论。)

张伯苓:怎么了,同学们?有什么疑问就提出来,咱们大家一起讨论嘛。

周恩来:张校长,我们学文科的,应当学习的是文学,历史和法律的知识,您让我们将来用这些知识去治理国家,让中国富强。而这体育是为了强身健体,在中学我们已经锻炼了,为什么现在还要上体育课?

张伯苓:恩来啊,你能质疑,这很好。不错,我说过咱们南开的方针是文以治国,理以强国,商以富国。但是,体育,不只是锻炼我们的身体,更是要教会我们怎么样去团结。所以今天啊,我要安排大家拔河,看看你们能不能团结一致取得胜利。来,开学前我给你们都编了学号,你们按学号分成两队。

(张伯苓把绳子交给学生,学生分组,站队。)

张伯苓:为什么当年日本人能把北洋水师打败?为什么八国联军敢欺负中国?不是因为中国人生来就比外国人弱,而是中国人私心太重,不能团结。大清国的时候朝廷上上下下都在结党营私,军队也只知道打压义和团。一直都是中国人在斗中国人,不能联起手来跟外国人斗。所以这大学第一课,我要教你们怎么去团结一致,怎么样所有人一条心战胜敌人。

(学生站好两队拿好绳子。)

张伯苓:欸?这边怎么多了一个人?嗯……恩来啊,你过来。

(周恩来离队走向张伯苓,张伯苓耳语,周恩来点头,站到队伍旁。)

张伯苓:好,大家准备,我说开始就使劲儿拉。三!二!一!开始!

(两队拔河,周恩来在一队边加油,该队获胜。)

李福景:校长,不公平!他们队有人加油,我们没有!

张伯苓:对!这就是我要给你们上体育课的第二个原因。有人加油,实际上不能让你们更有力气,但是你们心里会更有底气。有了底气,就更容易取胜。所以,你们要通过体育,锻炼自己的精神。一直以来,外国人总是让我们以为自己不如他们,我们也总自认为不如外国人,这就是我们缺乏民族自信;我们很多中国人也总是不能坚持,碰上一点儿困难觉得解决不了,就要放弃,这是害怕困难。要你们在第一天上这堂体育课,就是要借这个机会告诉你们,你们在南开大学读书这几年,要培养你们的自信,要培养不怕困难的精神。(环视学生,停顿)你们中的不少人,都是南开中学毕业的。你们应该都知道,南开这么些年走过来有多不容易。但是咱们南开人,都相信自己的能力,面对那些个挫折都没有放弃。(停顿)多少苦难啊,咱们南开人都挺过来了啊。咱们南开人把那些苦难都挺过来了啊!所以今天,我要说,南开南开,是越难越开!

周恩来 李福景:南开南开,越难越开!

所有学生:南开南开,越难越开!南开南开,越难越开!

【切光】

 

第五幕

 

场景:南开大学张伯苓办公室

道具:办公桌 椅子

人物:张伯苓 邓颖超 杨以德(天津警察厅长) 张锡禄

 

【旁白】南开南开,越难越开。南开大学在探索新式高等教育的道路上披荆斩棘,而国内爱国反帝运动也正渐渐掀起波澜。时值巴黎和会,国内爱国情绪高涨,天津学运迭起,当局逮捕大批进步学生。次年一月二十九日,周恩来领导了一二九运动,要求释放被捕学生,取消二十一条,却因此被当局逮捕入狱。

 

(南开大学张伯苓办公室里。邓颖超自上场口上,急。)

邓颖超:校长,校长!

张伯苓:同学,怎么了?

邓颖超:他们……周恩来他们,去警察局门口抗议,被抓起来了!

张伯苓:(站起)什么?

邓颖超:恩来说,去年底警察局抓了北洋大学去请愿废除二十一条的学生,今天早上他们去游行抗议,要求把那些同学放出来,并且拒绝执行二十一条。但是警察局把恩来他们也抓起来了!

张伯苓:(愤怒,激动)我不是早跟你们说过,让你们安心读书,不要去参加游行抗议吗!

邓颖超:可是……可是恩来他们,还有之前被抓起来的学生,都是因为爱国才去游行的啊!现在外国人欺负我们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我们怎么能不做点儿什么呢?您不也总是教导我们,在这里学习是为了以后救中国吗?

张伯苓:对,我教你们爱国,教你们为中国做贡献,但我没教你们去警察局送死,没教你们去做无谓的牺牲!你们不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吗?那些警察,那些当官的,都和外国人是狼狈为奸的!学校培养你们,是为了让你们学会能救中国的新知识,今后让中国不再被外国人欺负。你们现在只知道和警察局、和当官的硬碰硬,不是让你们自己和学校的努力都白费了吗!(叹气,坐下,双手支起下巴)去年北洋大学学生出事的时候,我就担心南开的学生会不会也出事,现在果然还是出事了。

邓颖超:(哭腔)校长,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怎么办啊?

张伯苓:(思考片刻)我和警察厅的厅长杨以德有些交情,明天我就去他那里说一说。

邓颖超:(擦眼泪)谢谢校长!

张伯苓:你先回去吧。学生出事了,我这当校长的,比你们还急。安心读书,别再去做游行抗议之类危险的事了!

邓颖超:是。(擦眼泪,转身离开,自上场口下。)

张伯苓:(转身朝下场口)锡禄!

张锡禄:爸,什么事?

张伯苓:你去帮我找个车夫,让他在家门口等一会。一会儿我换好衣服,要到杨以德厅长家去一趟。

张锡禄:好,我马上就去。

(杨以德从上场口上。)

杨以德:不必了,张校长。

张伯苓:(吃惊)啊,杨厅长!(转身对张锡禄)你不要去找车夫了,给杨厅长倒些茶。(张锡禄点头,从下场口下,张伯苓转身对杨以德)杨厅长,您怎么来了?

杨以德:你们学校的学生来我警察厅门前闹事,我能不来吗?

张伯苓:实在是对不住,我对学生管教不严,给杨厅长添麻烦了。

杨以德:(摆手,傲慢)那倒不碍事,反正我已经让人把他们都抓起来了。(停顿)我来呢,也不是来找你问责的,毕竟徐总统跟你交情不错,让我多关照关照你。但是,张校长,学校里的学生,你可得再看严一点儿,别让他们再出来闹事,这样对你我都好。

张伯苓:对对,杨厅长教训得对。我以后一定注意。

杨以德:嗯,那就好。没什么事儿了,我走了。(转身离开,旋即转身回头)对了,别忘了帮我在徐总统面前美言两句。

张伯苓:一定一定!(停顿)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杨厅长考虑一下。

杨以德:(皱眉)什么?

张伯苓:能不能请杨厅长通融,把被抓的学生放了……

杨以德:放了?(严厉)张校长,你可不要开这个玩笑!当时我可是想要开枪打死他们的,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他们早就死在警察局门口了!现在留他们活下来,只是关在监狱里面,我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

张伯苓:学生们太年轻,还都不懂事,您就放过他们这一回吧。

杨以德:把他们抓起来,就是要让其他的学生看看,跟警察局和政府作对是什么下场!不关他们一年半载,是没有人会害怕的。

张伯苓:杨厅长,您这……

杨以德:(打断)张校长,幸亏在这儿跟我说这话的是你,要是换做别人,现在已经跟那些学生一起待在监狱里了。(停顿,凑近)张校长,这可是危害社会治安的罪名,你可担不起啊。(转身离开)别再跟我提这事儿了。

(杨以德从上场口下,张伯苓坐下,双手支起下巴。张锡禄端茶盘从上场口上。)

张伯苓:锡禄,给总统府秘书打个电话,就说我明天要去徐总统那里叨扰一下。

张锡禄:爸,这事儿太危险,咱们还是不要去……

张伯苓:锡禄你不要说了!(严厉打断)我要是连自己的学生都保护不了,还配做南开的校长吗!(停顿)我向来是不主张学生去参加游行抗议,往枪口上撞的。但是南开的每一个学生,我都要他平平安安地带着学到的知识毕业,以后去救我们的国家。这次学生被抓,我要是不出面去救他们,今后他们就会说,张校长连几个学生都不救,还有什么资格教他们救中国的道理?这些学生要是救不出来,这南开的校长,我就不当了!(愤怒,拍桌起身,离开)

【切光】

 

第六幕

 

场景:南开大学张伯苓办公室

道具:办公桌 椅子 沙发

人物:张伯苓 严范孙 周恩来

 

【旁白】在张伯苓的斡旋和舆论的谴责下,当局迫于无奈释放了周恩来等被捕学生。但是,作为释放学生的条件,当局向南开大学施压,要求开除一二九游行的领导者——周恩来。

 

张伯苓:范孙公,这可怎么办啊?

严范孙:我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张伯苓:(摇头,苦恼)没有了,我已经去徐总统府上拜访好几次了,能把这些学生放出来,他已经妥协很多了。

严范孙:但是,恩来是南开最好的学生,开除他是学校的重大损失啊。

张伯苓:(叹气)我也不舍得开除他啊。但是徐总统说了,学生放出来之后就要立刻开除周恩来;杨厅长还说,要是明天我还没有把周恩来的开除通告给他看,他就再把学生都抓回去。

严范孙:所以,我们只能开除他了吗?

张伯苓:是啊。多好的学生,就这样断送了学业,实在是可惜了。我叫了他一会儿来这里,但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把开除通告交给他。(低头)

严范孙:(叹气,思考片刻)寿春,我忽然想起来一个人。

(张伯苓抬头。)

严范孙:政府派到英国去的公使,顾维钧,我同他是旧交。我可以写信给他,让他帮助恩来在欧洲安顿下来,在那里的大学继续念书!

张伯苓:范孙公的主意好啊!(皱眉)可是,周恩来他,家里条件不好,能在南开念书,都是靠我免了他的学费才能来的。他家里,应该没有钱供他去欧洲读书啊。

严范孙:这不用担心,我供他去留学。现在盐号里又积存了一些钱,应该够他念书还有生活的。

张伯苓:范孙公慷慨啊!恩来这孩子,今后一定是成大器的。

严范孙:嗯,我觉得他今后学成回国,能成为一个对中国有用的人。

张伯苓:马上就到时间了,他应该来了,我们这就告诉他吧。

严范孙:好!

(周恩来从上场口上。)

周恩来:校长,您找我?(看向严范孙)啊,严校董也在。

(周恩来向两人鞠躬,两人点头回礼。)

张伯苓:恩来啊,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不要去参加游行抗议之类的事吗?

周恩来:我记得您说过这话。但是,张校长,中国在巴黎和会上任由外国人宰割,政府一直没有作为,还逮捕了之前去请愿的学生,我们能不管吗?要爱国,要救中国,这也是您亲口告诉我们的!

张伯苓:是,我是告诉你们要爱国,要救中国,但是你们是学生!你们该做的,是好好念书,学更多有用的知识,毕业之后,再去凭你们的能力,把外国土匪赶出中国,把那些尸位素餐的当官的赶出政府!

周恩来:可是,现在外国人欺人太甚,政府又太无能,我已经忍不了了!

张伯苓:小不忍则乱大谋啊!你们在南开大学念书,是为了以后干一番大事业!如果你们现在就被抓去坐牢,你们以后还怎么去爱国,怎么去救中国!(叹气)现在他们把你放了,但是政府给的条件是要我把你开除。(把开除通告递给周恩来)

(周恩来看通告。)

张伯苓:恩来,你不要怪我。总统府和警察厅都下命令让我开除你,不然其他同学也会受到牵连,甚至可能再被抓进去。

周恩来:校长,我理解您。而且刚才同学告诉我是您去政府那里求情让他们把我放出来的,(鞠躬)谢谢您。是政府太腐败、太无能,您是被逼迫的。在南开的这些年,谢谢您和严校董对我的关心和栽培。(向张伯苓、严范孙分别深鞠躬)我走了。(转身离开)

张伯苓:(急切)恩来,你等等!

(周恩来停下转身。)

张伯苓:南开,不能再收留你了。但是我,还有严校董,都觉得你是能成大器的。你要接着念书,去学更多知识。你不要忘了,你是从南开走出来的,所以你要爱国,将来你要救中国。

周恩来:(略带哭腔)学生谨遵张校长教诲。

严范孙:恩来啊,我会帮你安排去欧洲念书的事。我这里有些钱,你拿去用。(将钱放桌子上)

周恩来:严校董,您这钱我不能要。我去惹了警察局,惊动了政府,已经给南开带来了麻烦。我对您和张校长都很愧疚,不能再要您的钱了。

严范孙:你拿着!(将钱塞给周恩来)恩来啊,在欧洲念书要花很多钱,我知道你家里困难,之后你出国留学期间的所有开销我都会托人寄给你。你只管用心念书,多学知识就好。让你出国去,是为了让你能更好地给国家做贡献。你刚进南开的时候,我和张校长就觉得你不一般,以后一定是能改变中国的人。我年纪也大了,很多事情都看得开了。我那么多钱,留着我自己也没什么用。但你用我的钱去念书,我就感觉我的钱是给了中国的未来。这样,将来要是有一天你能让中国站起来,我就算是在九泉之下,也会很欣慰了。

周恩来:(哭腔)谢谢严校董!我一定用心读书,不辜负您和张校长厚望,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让中国强大起来,让外国人不敢再来欺负我们!

张伯苓:好!这样才不愧是南开的学生。你离开南开了,但是不管到哪里,你都要带着南开的精神走下去!

【切光】

 

【旁白】张伯苓同严范孙商议,在南开为周恩来特设严范孙奖学金,资助周恩来赴欧留学。也正是在法国留学期间,周恩来更多地学习到了马克思的思想,并在欧洲成立了中国共产党的早期党组织之一,这也促使周恩来一步步成长为无产阶级革命家。

 

第七幕

 

场景:重庆张伯苓住所

道具:沙发 桌子 信

人物:张伯苓 王淑贞 张锡禄 喻传鉴 张裼祜

 

【旁白】随着时间推移,南开大学逐渐发展成熟,日寇侵略的步伐却也渐渐加速。作为爱国反日运动的中心,南开大学成为日寇在天津的首要目标。张伯苓预感到华北形势危急,为了南开的教育事业不被战火中断,于1935年赴重庆,翌年创办南渝中学。

 

(张伯苓、王淑贞分坐两沙发。)

张伯苓:淑贞啊,我去一趟学校。要是家里有人来,你就叫他们去学校找我。(起身)

王淑贞:好。

(张伯苓起身,喻传鉴自上场口跑上,喘气。)

喻传鉴:(哭腔)伯苓公……

张伯苓:怎么了,传鉴?

喻传鉴:南开……

张伯苓:(急切)南开怎么了?

喻传鉴:刚才收到南京发来的电报,昨天早上日本人对天津城开炮,南开被炸毁了。

张伯苓:(眼神空洞)完了……(后退)

王淑贞:寿春?

喻传鉴:张校长?

张伯苓:完了……(后退)

王淑贞:寿春!

张伯苓:(跌坐在沙发上,两眼望天,叹气)全完了……

王淑贞:寿春!(起身)南开被日本人炸毁了,我和你一样不好受。但是你要振作起来!你当年为了把南开办起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困难,不都挺过来了吗?

张伯苓:(哭腔)这么多年的辛苦。全没了……(摘下眼镜抹眼睛)那是多少人花了多少年才建起来的校园,那是范孙公一辈子的积蓄啊!我该怎么向范孙公的在天之灵交代啊?(摇头)南开,全完了!

王淑贞:(坐张伯苓身边)寿春,你要坚持住!你不记得了吗?当时创立南开的时候是你最困难的日子,但是我们一起熬过来了。现在,我还陪着你,我们一起再把这苦难熬过去。

张伯苓:但是,淑贞,我们也都老了。(摇头,哭腔)我觉得我们再也没有那个能力再把南开办起来了。

(张锡禄从上场口上。)

张锡禄:爸,四弟来信了!(把信递给张伯苓)

张伯苓:(缓慢抬头看张锡禄)锡祜来信了?(擦眼泪,接过信)他不是在江西准备去战场吗?

张锡禄:捎信的人说,这信是昨晚四弟临上飞机时写的,他托人连夜送过来了。

(张伯苓拆信,与王淑贞同看。张裼祜上二演区。)

【切光,聚光灯追光至张裼祜。】

张裼祜:父亲大人,与您别后,儿于月初抵江西空军驻地,近日身心俱好,望您与母亲勿为儿担心。儿今日获悉南开大学为日寇所炸,知父亲必定万分痛心。此为您数十年心血之毁灭,但亦可证明父亲教育之成就——父亲平日素不亲附日寇,南开校友又多为国家之良材,南开学生亦为爱国抗日之先驱,此遭敌人痛恨之原因。望父亲切勿过分伤感,以全力培养南渝学校,使我南开精神永远光大于我大中华民国之人间!

儿行将奉命出发,昨整理行装之时,见父亲去年来信,其中有引《孝经》句:“阵中无勇非孝也”。儿虽不敏,不能奉双亲以终老,然亦不敢为我中华之罪人,遗臭万年,有辱我张氏之门庭!此次出发非比往常内战,儿之生死早置度外,望大人勿以儿之胆量为念!若能凯旋而归,当能奉双亲于故乡以叙天伦之乐;倘有不幸,虽负不孝之名,然为国而殉,亦能慰双亲于万一也!

儿锡祜谨上。民国二十六年八月十二日。

【切光】

张伯苓:(叹气,擦眼泪)锡祜说得对。南开被炸了,我不能就这样消沉。(停顿,看向王淑贞)淑贞,这种时候,才是真正需要我振作起来的时候。

(王淑贞点头,张伯苓起身。)

张伯苓:锡祜他在信里说了,要我好好地办南渝学校,把南开精神延续下去。传鉴,马上就跟我去学校。我要告诉每一个学生,天津的南开已经被日本人炸毁了。但是我要他们都知道,只要他们都一心抗日,只要中国人都团结起来,日本人很快就会滚出中国。(渐转向激动)就算我看不到这一天,我的学生也会看到;就算我的学生看不到,学生的学生也会看到。日本人可以打中国,但是中国人是不会害怕的;日本人可以炸南开,但是南开人的精神,他是灭不掉的!

【切光】

 

第八幕

 

场景:重庆张伯苓住所

道具:沙发 桌子

人物:张伯苓 王淑贞 张锡禄

 

【旁白】南开被炸毁没有让张伯苓因此消沉,而是让他更加坚定了教育救国的信念,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教育事业中。然而,又一封电报承载着噩耗送到了张伯苓的办公室在。张伯苓的四子张锡祜在驾机飞赴抗日前线作战途中坠机,壮烈殉国。

 

(张锡禄坐桌旁看书。张伯苓自上场口上,严肃。)

张锡禄:爸,回来啦。

(王淑贞自下场口上。)

王淑贞:寿春。

张伯苓:(表情严肃)锡禄。淑贞。

张锡禄:爸,怎么了?

张伯苓:锡祜,(强忍悲痛状)他殉国了……

(张锡禄吃惊。)

王淑贞:什么?

张伯苓:我在办公室收到电报,锡祜的飞机本来要飞去前线打日本鬼子,但是在途中坠毁了。

(王淑贞哭。张锡禄木然,片刻后转为暴怒。)

张锡禄:狗日的小鬼子!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给我四弟偿命!(重重坐在沙发上,喘粗气,后转为哀伤,哭)

张伯苓:锡禄,不要哭!(拍张锡禄肩膀)你四弟,他是为了这个国家死的。(转身面对王淑贞)淑贞,淑贞!(轻摇肩膀)你不要哭!

王淑贞:(哭腔)锡祜……

张伯苓:(低头叹气)淑贞,你还记得我为什么要让锡祜去当兵吗?

(王淑贞渐渐停止哭泣。点头。)

张伯苓:你应该还记得,我和你结婚没多久,就离开了北洋水师,去严先生的家馆教书。

(王淑贞点头。)

【切光,聚光灯追光至张伯苓】

张伯苓:(叹气,看向斜上方,转向观众)我刚进水师学堂的时候,多想跟着北洋舰队出海,在战场上杀敌报国。我原本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会待在水师。当时我想,只要中国能不再被外国人打,让外国人不敢再欺负我们,就算我战死在东海上,也死而无憾。但是,大清朝窝囊,水师窝囊,(看向王淑贞)一场胜仗也没有打就丢了威海,丢了澎湖,整个北洋舰队也都没了。

【聚光灯追光至王淑贞】

王淑贞:然后你回了天津,我们结了婚。但是马上你又被派去了威海。

【聚光灯追光至张伯苓】

张伯苓:(点头)他们告诉我,说是要从日本人手里把被割走的土地收回来,我没有一点犹豫就去了。(看向观众)当时我有多高兴,高兴我们中国人终于吐气扬眉了,终于不被外国人欺负了。到威海第一天,我看见日本的太阳旗从旗杆上降下来,大清的黄龙旗升上去,兴奋得我那天晚上整晚都没有睡着。我想象着将来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中国每一块被抢走的土地,都被我们收回来。但是第二天,黄龙旗又降了下来,紧接着英国的米字旗就升上去了。(看向王淑贞)那时候我才知道,这根本不是收回了威海,(手指向观众席,激愤)而是把威海卫从一个强盗手里交到了另一个强盗手里。(看向观众,缓慢,忧愁)那天我站在军舰的船头哭了一整天。(渐转向激动悲愤)我觉得靠练兵已经救不了中国了,因为不管中国的军队有多强大,如果对外国人只会低三下四,如果没有人敢抬起头来,中国的土地最终还是要一块一块地被外国人抢走。当时我真的很绝望,这样下去中国是要一步步走向彻底的沦亡啊。(转向平和)直到后来严先生找到我,让我去教书,我才发现我们要用教育改变国人,让国人觉醒,这样才能拯救中国。所以,才有了南开学校,才有了南渝中学。

(王淑贞点头。)

张伯苓:但是现在,日本人又欺负到家门口了。(渐转向激动悲愤)我又想起来了在北洋水师看到的场景,而且这次,日本人是要把中国亡国灭种啊。我让锡祜参军,就是希望他能保家卫国,把日本人赶出中国的土地。他穿上军装的时候,他就不只是我的儿子了,他是这个国家的儿子。(看向斜上方)我在北洋水师没能为国捐躯,觉得愧对于国家;(悲愤,强忍悲痛状)现在,锡祜他为了国家而死,我还有什么可以遗憾和悲痛的!

【切光】

王淑贞:(哭腔)但是,寿春,不能让锡祜白死啊!

张伯苓:不会的。淑贞,锡禄,(渐转向激动)总有一天,我们要把被占领的土地夺回来;总有一天,我们要让日本人血债血偿!

【切光】

 

第九幕

 

场景:昆明国立西南联大会议室

道具:桌子 椅子三把

人物:张伯苓 梅贻琦 蒋梦麟

 

【旁白】南开被毁和四子殉国的打击接踵而至,但张伯苓却并没有因此消沉,而是愈挫愈勇,将爱国的热情投入了新的战斗中。1937十一月,南开大学和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一同南迁,组成国立长沙临时大学,不久复迁昆明,改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三校校长共主校务。

 

梅贻琦:蒋校长,重庆那边,有回复了吗?

蒋梦麟:哎……昨天我才收到蒋委员长电报,最近战事紧张,教育部的一部分开销被临时拨去当军费了,能给联大的钱,还是太少。

张伯苓:月涵啊,清华总共带来了多少设备和资金?

梅贻琦:北平还没出事的时候,我就已经安排把教学仪器和实验设备秘密运到武汉了,现在正在往这里送,联大要用的设备应该问题不大。但是资金,我们也没有多少。

张伯苓:可是校舍还是大问题啊。(环顾房间)咱们可以在这里挤挤,但是上课的时候不能苦了学生啊。

蒋梦麟:我们看看那些开支可以节省吧。(低头看账本)

张伯苓:联大教员的工资,我认为可以削减一些。

蒋梦麟:可是,(为难)还没开始打仗的时候,南京定了全国大学的工资标准,要求教授每月最低有四百银元……现在本来这个数字已经很低了,如果还要再减的话……

张伯苓:你们不要怕这些。南开一直是私立的,没有教育部拨给的钱,所以之前我给南开教授的工资,都是每月三百银元,但他们照样乐于在南开教书。真正喜欢教书,把教书当成使命的人,对工资是不会计较太多的。

梅贻琦:可是张校长,(指蒋梦麟手中的账本)清华原来给教授的待遇都很高,一下子削减下去的话,教授们会不会不愿意继续任教啊?

张伯苓:月涵啊,如果有教授会因为工资削减就不再教书了,那就说明他不配再当联大的教授了。在平时,你给教授多发些工资,这是好的,他们很辛苦,教书也是很高尚的劳动。但是现在国难当头,我们没有钱,真正有学识有见地的人,只要还能吃饱饭,是不会计较这一点个人的得失的。之前我总跟南开的老师教授们说,南开是私立的,但它不是私有的。我们办学校,就是要有公的精神。现在联大是国立的,就更要抱定为公的心思。

梅贻琦:张校长说的是,我从南开毕业这么多年,还是能向您学到不少东西啊。我一会儿就去安排削减清华教授工资的事情。

蒋梦麟:好,这便是省下了一笔钱。(看账本片刻)欸,张校长,南开的账目里面,教员工资的后面怎么还有一项每月一百银元的开销?

张伯苓:啊,那是我的工资。

蒋梦麟:(吃惊片刻)教员每月工资三百,您每月只有一百银元?

张伯苓:老师们教书教得辛苦理当多拿一点,我只是给学校打打杂,要不了那么多钱。

梅贻琦:张校长,钱要省,可是也不能这样省啊。

张伯苓:不碍事。这不是为了省钱,我向来只拿一百元。你们也说了,南开的教授每月三百元工资太少,那如果我做校长的都不能以身作则,还怎么要求老师们接受这么低的工资啊。再说,我现在事情太多,不能给学生上课,对学生没有好处;那些给学生讲课的教授拿更高的工资,理所应当嘛。

蒋梦麟:张校长,您说自己没给学生上课,可您在这里算是给我和梅校长上了一课啊。

张伯苓:(笑)我们三个一起共事,便应当互相学习嘛,哪里有什么上课一说。欸,蒋校长。(张伯苓使眼色,蒋梦麟点头,张伯苓转向梅贻琦,解下手表递给梅贻琦)月涵啊,我的表,今后就给你带了。

梅贻琦:张校长,这……

蒋梦麟:梅校长,我和张校长都是老人啦,处理完合并的事情,很多工作就该委托你帮我们完成啦。

【切光】

 

【旁白】张伯苓和蒋梦麟的主动让贤,让西南联大保持了完整和团结。在抗战烽火燃遍中国大地的时候,梅贻琦带领西南联大在后方的教育战线上继续奋斗,源源不断地为中国输送着仁人志士;张伯苓和蒋梦麟也在各自的阵地上坚守和拼搏。终于,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抗争,正义战胜了邪恶,中国军民取得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亚洲战场的伟大胜利。

 

第十幕

 

场景:南开大学张伯苓办公室

道具:办公桌 椅子 沙发

人物:张伯苓 张廷谔 黄钰生

 

【旁白】1946年,完成了历史使命的西南联大宣布解散,南开和清华及北大陆续北迁。年逾古稀的张伯苓再一次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充满热情地参与到了南开的复校工作中。

 

(张伯苓坐办公桌看文件,黄钰生引张廷谔自上场口上。)

黄钰生:校长,张市长来了!

张廷谔:伯苓公,好久不见啊!

张伯苓:张市长,您怎么来了?(起身)快请坐!(转身对黄钰生)钰生,替我把账目再过一遍。

黄钰生:好。(坐办公桌)

(张伯苓和张廷谔坐沙发上。)

张廷谔:叫我市长,伯苓公就见外了。我记得你原来一直叫我直卿的。怎么?我当上市长,你就不把我当老朋友啦?

张伯苓:哪里的话!好,直卿,直卿,行了吧!

张廷谔:行,行!

张伯苓:(回忆状,欣慰叹气)当年天津还没有沦陷的时候你就是市长,你是不遗余力支持南开啊。我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道谢呢。今天你来了,我可得好好谢谢你啊!

张廷谔:(笑)我知道在日本人投降之后,是伯苓公向蒋委员长推荐我回天津当市长,整顿市政的。我还应该谢谢伯苓公举荐啊。

张伯苓:我记得当年在这天津卫你可是政绩斐然啊。后来日本人来了,他们让你当傀儡,你宁愿不要这市长的位子也不给日本人卖命,给我们树立了一个跟日本人斗争的榜样啊。所以蒋委员长问我谁适合主政天津,我就推荐了你啊。

张廷谔:(笑)伯苓公的义举也是让我印象深刻啊。当时我作为市长想要尽力发展天津的教育,张校长办南开是私学为公,学校的收入都没有保留地花在了教育上。后来南开学生的爱国抗日游行还有学校南迁之后的义举,也是令我深受感动啊。所以现在,我一定像原来一样,继续支持南开。所以这次来,我带了好消息。

张伯苓:有好消息?

张廷谔:对啊。现在南开正在复校,一定很缺钱。我来这里之后,查抄了日本人留下的资产。我已经请示了蒋委员长,他同意从里面划拨出八亿法币给南开。

张伯苓:那真是……太感谢了。

张廷谔:欸,你我之间客气什么。伯苓公一直致力于发展教育,应该是我感谢你啊。我这里,还有第二个好消息呢。

张伯苓:还有第二个?

张廷谔:委员长和盟军的麦克阿瑟将军说过了,要求从日本把所有被抢的书籍全部归还,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南开的。现在这些书正在从东京运过来,不久就又会回到南开的图书馆里了。

张伯苓:好啊,好啊!那些被抢的书,全都要回来了?

张廷谔:对,全都要回来了,整理完之后就会送回南开。

张伯苓:(起身,面对黄钰生)钰生,你快去联系印刷厂印一批标签,这批书的扉页都要贴上,告诉以后看的学生,它们是被日本人抢走之后又被还回来的。我要以后的南开学生都知道,咱们中国打日本人终于胜利了,日本人把抢走的东西还回来了!

(黄钰生点头,从上场口下。)

张廷谔:是啊,伯苓公,要让学生们都记住,中国人是不怕别人欺负的。

张伯苓:对,一定要让他们记住,这样中国以后才不会再被人欺负!

张廷谔:伯苓公啊,这最后还有第三个好消息,我觉得同样会让您高兴啊。

张伯苓:哦?

张廷谔:这几个月我们一直在排查日本占领期间给日本人卖过力的汉奸,这些人里面,没有一个出自南开;而清点抗日烈士的时候,跟南开有关的名字很多啊。

张伯苓:(站起,握住张廷谔手)直卿啊,这对我的鼓励,远远胜过任何的勋章啊!

张廷谔:伯苓公啊,这说明您培养学生培养得好啊!南开出来的学生,个个都是好样的!

【切光】

 

第十一幕

 

场景:重庆张伯苓住所

道具:沙发 桌子 信 拐杖

人物:张伯苓 王淑贞

 

【旁白】刚刚经历抗战炮火的洗礼,南开又卷入了解放战争的硝烟。1948年,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反动统治岌岌可危之际,蒋介石急于笼络德高望重的社会名流,企图在舆论上挽回颓势。经蒋介石再三邀请,张伯苓碍于情面赴南京担任考试院院长。在南京目睹国民政府的腐败与黑暗,张伯苓对蒋介石不再报有希望,不久辞职返回重庆。

 

(张伯苓拄拐自上场口上。)

张伯苓:腐败啊,腐败啊,腐败啊!(重重坐沙发上。)

(王淑贞自下场口上。)

王淑贞:寿春!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南京吗?

张伯苓:(嘲讽)哼,南京?(愤怒)我再也不会去南京了。

王淑贞: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王淑贞坐沙发上。)

张伯苓:(愤怒)我在南京看到的,是我这辈子看到的最肮脏的东西!(喘气)我到了南京,刚去考试院,我就没办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向王淑贞)这哪里是办公的地方?(手指向观众席)那门,那办公桌,那书柜,全都是从西洋进口的高档货。可外面呢?(悲悯)老百姓住的都是连门都关不严的破房子啊,我从办公室窗户往楼下看都经常可以看见乞丐。(叹气,摇头)正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花那么多钱在享乐上,真正花得有用的钱少得可怜!(咬牙切齿)账本上全是错帐、假账,简直是不堪入目!(拐杖敲地)

王淑贞:寿春,我知道你不愿意跟他们同流合污,但是你也不该逃避呀。你不是去当考试院长吗?你可以改变这些啊!

张伯苓:(苦笑)考试院长?隔三差五就有人来行贿。想要买官的,想要升迁的,想要舞弊的,一个个都捧着银元,抓着钞票来。(呀呀切齿,拐杖敲地)厚颜无耻啊。被我拒绝,他们还以为是我嫌钱不够,隔天又拿更多钱来,(呀呀切齿,拐杖敲地)真是厚颜无耻!(喘气,愤怒)南京这个是非之地,我是再也不会去了。

王淑贞:(点头)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你在南京的时候有个人来找你,说是南开校友,让我把这封信给你。

(王淑贞把信交给张伯苓。张伯苓拆信。)

王淑贞:他说这封信一定只能给你本人拆看,看完之后立马烧掉。

张伯苓:“老校友飞飞不让老校长动。”(翻转信封查看)就一句话,还没有署名?(思索)飞飞……啊!是他!

王淑贞:谁啊?

张伯苓:南开原来的校友周恩来,他在南开读书的时候笔名就是飞飞。

王淑贞:对,我记得原来听你说过他。

张伯苓:他现在是共产党的副主席。眼下共产党和国民党在打仗,他在这个时候寄信给我,一定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必须告诉我。(停顿,思索)不让老校长动……(恍然大悟状)啊,原来是这样。

王淑贞:怎么回事?

张伯苓:在南京我就听到风声,说国民党快要撑不下去了,可能很快会撤退去台湾。恩来写这封信给我,应该是劝我留在这里不要跟他们走。不出所料的话,蒋委员长不久之后应该会派人来劝我走的。

王淑贞:那怎么办?

张伯苓:(叹气)怎么办……(起身,看窗外)我在南京已经受够了乌烟瘴气,我是不想再跟他们走了。我信了他们几十年,现在我是实在不能再相信他们了,我更愿意相信恩来啊。这青天白日旗,怕是飘不了多久了。(转头看王淑贞)要变天了。

【切光】

 

第十二幕

 

场景:重庆张伯苓住所

道具:沙发两张 桌子

人物:张伯苓 王淑贞 蒋介石 蒋经国

 

【旁白】1949年四月二十三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南京,统治中国长达三十八年的国民政府就此覆灭。同年十一月,蒋介石赶赴尚未解放的重庆,希望再度拉拢张伯苓随其赴台。

 

(张伯苓坐沙发上,蒋介石自上场口上。)

蒋介石:张校长别来无恙啊!

张伯苓:啊,蒋委员长。(拄拐欲起身)

蒋介石:张校长不必多礼,快坐!

张伯苓:(指另一沙发)委员长坐。

蒋介石:(坐下)张校长,这次我来,是想请你随我去台湾的。

张伯苓:委员长抬爱了。

蒋介石:现在重庆很危险,共匪不久就会打进来了。

(张伯苓沉默。)

蒋介石:张校长要是觉得船太颠簸,我可以安排飞机。

(张伯苓沉默。)

蒋介石:飞机如果坐得不舒服的话,就让他们把座椅拆掉,换成床。

(张伯苓沉默。蒋介石坐到张伯苓同一张沙发。)

蒋介石:张校长不要犹豫了,赶紧跟我走吧。

张伯苓:我要是走了,南开怎么办呢?

蒋介石:张校长放心,到了台湾,政府出钱,供你再办一所南开。

张伯苓:再办一所南开?那现在天津的南开学校和这里的南开中学怎么办?这里的学生怎么办?

蒋介石:张校长只管走就是了,会有人来接管的。

张伯苓:委员长的意思是,让我弃南开的学生于不顾,一个人去台湾?

蒋介石:不是一个人,当然还有张夫人和令郎。

张伯苓:不行,我不能走。我要对学生们负责。

蒋介石:可是,张校长,共匪要是打进来了,你连自己都安危难料,还怎么对学生负责?

张伯苓:不会的。(低头思考片刻)有些话或许蒋委员长不爱听。共产党的副主席周恩来,是以前南开的学生。他说,共产党已经接管了天津的南开,现在南开被保护得很好,让我不要担心。我相信共产党的军队来了这里,南开也不会有事的。

蒋介石:他们的话,能信吗?

张伯苓:委员长,去年您让我去南京做考试院院长,我本来不想去,不过您也是我的老朋友了,所以犹豫很久我还是去了。但是在南京,我看到的和委员长告诉我的大不一样,我实在有些失望,就回来了。恕我直言,与其去台湾或是美国,我宁愿留在大陆。

蒋介石:张校长……这,也太不给我蒋某人面子了吧……

张伯苓:蒋委员长,我是一直把您当朋友看的,但是这次,请不要责怪我不给面子。

蒋介石:张校长,我也一直把你当朋友,所以才来劝你跟我一起去台湾啊。

(王淑贞从下场口上。)

王淑贞:蒋先生,他老了,身体也不好,他离不开我们的三个儿子,他们都在北平和天津。他不能去台湾,更不能去美国。蒋先生好意我们心领了,还是请回吧。

张伯苓:委员长请回吧。(张伯苓拄拐起身送客。)

(蒋介石无表情,长叹,站起,走向上场口。)

蒋介石:(走到上场口前转身,无表情)张校长,保重。

张伯苓:委员长保重。

(蒋介石至二演区。蒋经国上二演区。)

蒋经国:父亲!怎么样?

蒋介石:张校长还是不愿意走。

蒋经国:要不,我安排毛人凤把他弄到台湾去?

蒋介石:(生气)糊涂!我跟张校长是几十年的朋友,你要这样对他?就算把他人弄过去了,要是他心还在这边,有用吗?

蒋经国:那怎么办?父亲,干脆不管他了吧。

蒋介石:不行。让空军撤退的时候在机场留一架飞机,托人告诉张校长,什么时候想走,随时可以走。

(蒋介石、蒋经国下。)

【切光】

 

【旁白】不久,重庆解放,张伯苓将南开中学献给了新的人民政权,同时向重庆军管会表达了北归的意愿。翌年五月,在周恩来的指示下,军管会用专机将张伯苓夫妇送至北京,并由周恩来亲自安排,将张伯苓一家安顿在傅作义的宅邸,并多次前往看望。在北京生活四月余后,张伯苓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天津。

 

第十三幕

 

场景:张伯苓追悼会

道具:灵台 遗像 花圈

人物:周恩来 吊唁者若干

 

【旁白】

1951年二月二十三日,张伯苓在天津逝世,享年75岁。次日,周恩来从北京专程前往吊唁并题写挽联。

作为近代首屈一指的私立大学校长,张伯苓一生清贫。在教员工资为每月三百元时,张伯苓每月薪水仅为一百元。他留给家人的全部遗产,只有衣柜里的旧西服和身上穿了多年的长袍以及长袍口袋里的六元三角钱。

张伯苓不仅是中国新式教育的积极推动者和践行者,还是中国话剧事业和体育事业的先驱。他率先将西方的话剧艺术引入中国,并让南开成为中国话剧最重要的发源地。1908年他在天津日报上提出奥运三问,为中国百年奥运事业之发轫。

张伯苓将一生献给了教育。他对学生的要求,不仅是学业优秀,能力出众,更重要的是具备公之精神与爱国情怀。在战时支援前线和战后建设祖国的工作中,张伯苓所培养的南开人做出了巨大贡献。

张伯苓,已离我们越来越远。跨越历史的云烟,我们已难再寻觅他的音容笑貌。但是张伯苓的精神,却跨越时间的阻隔,在一代又一代南开人身上薪火相传。

(演员动作与旁白同时,速度尽量慢。无台词。)

(周恩来捧花圈,缓步走向灵台。献花,鞠躬。其他吊唁者依次。)

赞赏
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均为作者原创,采用 CC BY-NC-SA 3.0 Unported 协议进行许可。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CAPTCHAis initialing...

《公为津门南开》剧本
第一幕   场景:严府 道具:太师椅两把 登场人物:张伯苓 严范孙 门童   【旁白】渤海之滨,白河之津,巍巍我南开精神。在南开校史上,有这样一段传奇,跨越世纪还被人频…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8-04-24